首页 >时尚

周德东作品恐怖小说天惶惶地惶惶下

2019-04-08 12:42:20 | 来源: 时尚

故事大全发布恐怖小说、恐怖短篇鬼故事、鬼故事短篇集,让喜欢鬼故事的读者在这里带入感受到不一样的诡异,篇幅较短适合想快速阅读完鬼故事的朋友,快来看〖周德东作品〗恐怖小说---【天惶惶地惶惶】(下)

15、那个死了

她刚离去,李灯就离开了电影院,打车飞速来到了姜春红家。

他怀疑这个人就是躺在床上的植物人!

他要去看看,她在不在床上。

这次,姜春红的父亲在家。

生活的压力太重了,他呈现出未老先衰的迹象,腰佝偻着,头发多数都白了,两只眼睛充满愁苦和乞求的意味。

听说是姜春红的小学同学,又是从j市来的,他连连说:"请进,快请进。"

李灯快步进了屋,指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说:"叔叔,我要看看她。"

李灯的神态让姜春红的父亲有点不解摇钱树捕鱼游戏手机版
,他说:"怎么了?"

李灯这时候已经顾不上礼不礼貌了,他径直进了那个房间。

在暗淡的光线里,那个不知是姜春红还是姜秋红的女人躺在那里,双目紧闭,脸色灰暗。

姜春红的父亲也进来了,他看着李灯。

李灯说:"我想问您一件事。"

"你说。"

"你是不是有两个孩子?"

他愣了愣,说:"是。你怎么知道?"

李灯没有回答,继续问:"一个叫春红,一个叫秋红?"

"对。"

李灯看了看那个躺着的女人,突然问:"躺着的这个是春红还是秋红?"

"是春红。"

一切都是她那个双胞胎妹妹搞的鬼?

李灯皱眉想了想,说:"那个秋红在哪里?"

姜春红的父亲叹口气:"她死了,3岁那年就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

"脑膜炎。"

李灯的脑袋"轰"的一声。

难道是姜秋红的阴魂?

难道她知道自己小时候曾经陷害过她姐姐?

难道姜春红那游荡在植物身之外的魂儿在冥冥中和她妹妹的魂儿有接触,告诉了她这一切?

难道是姜春红的身体借了姜秋红的阴魂,前来害自己?

难道是姜秋红的阴魂借了姜春红的植物身,前来害自己?

姜春红的父亲低头看着姜春红,脸上就被悲伤笼罩了。

"这孩子,可怜啊,她从小到大,心地善良,很老实的……"

李灯突然说:"刚才在电影院我见过您的女儿。"

他大骇:"一个去世了,一个变成了植物人,你见的是哪个?"

"我也不知道。她还对我说话了,她说,她是姜春红,是脑膜炎科的大夫。她说她妹妹姜秋红变成了植物人。"

李灯一边说眼睛一边看着植物人的反应。

她毫无反应。

姜松林吃惊地说:"有这事?"

李灯说:"我出去慢慢跟你说。"

姜松林看了看床上的女儿,说:"好。"

李灯出了姜春红的房间,反身关门时,还瞟了那植物人一眼,她仍像死人般躺着。

但是,他还是感到,虽然这个女人像草木一样躺着,但是,她眼皮后的两只眼珠在直盯盯地看着他,她的耳朵保持着十足的灵性,捕捉着任何一点声响,她的思维快速地转动……

外面的光线亮一些。

冷静地想一想,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李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她,还和她聊过天。

既然另一个妹妹死了,那么说明她肯定就是姜春红。

她起来了!

李灯坐在沙发上,小声问:"叔叔,刚才您一直在家吗?"

"我一直在啊。"

李灯又疑惑了。

"实话对您说吧,我刚才见的那个人,自称是姜春红。我怀疑您女儿起来了。"

姜松林瞪大了眼睛:"不可能!我们侍奉了她这么多年,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她苏醒,可是她根本没有一点迹象可能苏醒!她怎么突然就起来了呢?"

"我没有撒谎。我真的看见了她。"

"既然她已经苏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还要伪装呢?"

"现在我也弄不清。"

"难道是秋红的……阴魂?"

"肯定是姜春红。也许,她自己并不清醒,是一种奇特的梦游。只要她真的起来了,不管她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那都是一个奇迹,对于医生治疗她的病,应该是很有用的。"

说到这里,李灯压低了声音:"您夜里要注意观察她的房间,假如有动静,您不要惊动她,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行为。然后,告诉医生。也告诉我,我可能对弄清这件事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姜松林想了想说:"好吧。"

离开时,李灯低声说:"我可以带走一张姜春红的照片吗?"

"当然可以。"姜松林取出一本影集,递给李灯:"你挑吧。"

李灯翻了翻,挑了一张姜春红的单人近照。

姜松林送李灯出了门,李灯从口袋里掏出300元钱,塞给姜松林:"你们是生活太苦了。这点钱你们先拿着,以后如果有什么难处,尽管对我说,我会尽力的。"

姜松林没有太推脱,把钱收下了:"谢谢你。"

"守两夜,您一定会发现问题,我想。"李灯低低地说。

姜松林听话地点点头。

16、面对面

李灯回到了j市,顺利地交了稿。几天内,他可以轻松一下了。

他突然想起要去看看小错。

这一年多来,他给她打过几次,却没有人接听。他不知道她现在病情怎么样了。

这天的天气很好,李灯坐车回了老家酱坊市。

他来到了小错家。

小错家大门紧闭。李灯有一个直觉——这房子好久没有人住了。

他回到家,翻到了小错表叔的号码,就向他打听小错的情况。

"小错被送到精神病医院,已经一年多了。"小错的表叔说。

李灯立即赶到郊区的精神病医院。

他见到了小错。这时候是黄昏,医院的高墙外是一望无际的庄稼,有蝈蝈在叫。

小错似乎变得很开朗,她被医生带过来,远远地就跟李灯热情地打招呼:"嗨,关廉!好久没见啦!"

医生把她牵到李灯对面的椅子前,她坐下来。

她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而且变得又白又胖。李灯觉得,她的病似乎好了。

"瘦了。"她笑吟吟地说。

"真对不起,近一直在外地采访,没来看你。"

"没事儿,我在这里挺好的。你怎么样?"

"混呗。"

来之前,李灯的心里有点压抑,现在,他见小错的精神面貌很好,心里亮堂多了。

他从口袋里拿出姜春红的照片,递给她,问:"小错,你看看,你见过这个人没有?"

李灯怀疑小错的疯也跟姜春红有关系。

他大胆地猜测,这么多年来,姜春红的复仇之心越烧越烈,她一直发疯地寻找自己,十几年,千万里,她终要把自己害死,要把跟自己有关的一切人都害死。

她眼睛喷出的火已经不是愤怒的红色,时间久远,那火已经变成了阴冷的蓝色,却可以融化、销毁一切。

她像命一样,一直跟在李灯身后,她对他的一切了如指掌。包括他在上认识了小错,她甚至能感觉出他对这个女孩有点爱意,立即就开始害她……

小错看了看照片,立即说:"是她?我认识!"

"你在哪里见过她?"李灯的眼睛立即射出光来。

"精神病医院。"

"精神病医院?"

"是啊。本来我不愿意去那种地方,可是,我有一个朋友,他得精神病了,我去看望他。"

"你朋友叫什么?"

"叫关廉。唉,挺不错的一个人,说疯就疯了,可怜啊。"

李灯明白了——她的病根本没好。他一直认为,一个人得了精神病,别送到精神病医院,交叉传染,那样往往会越来越糟。

容易得精神病的地方就是精神病医院。

"你和关廉怎么认识的?"

"我在上等一个猩猩,他却来了……"

"猩猩?"

小错突然鬼祟起来,左右看看,低声说:"我告诉你啊,这个世界很危险,你千万要小心。我看见了那么多猩猩,像老鼠一样多!你不要只看眼前,它们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你背后……"然后,她敏感地问:"我疯了吗?"

李灯摇摇头,说:"不,没有。"

她似乎放心了。

接着,她说:"近,我学了两首新歌,我给你唱吧。"

"好哇。"

她就唱起来,是两首很俗的流行歌,什么常回家看看之类。她看着李灯轻轻地唱,眼睛里充满了笑意。

夕阳光射进来,很温柔。

她唱完歌,李灯轻轻说:"小错,我得走了。"

她突然不笑了,好像受惊了一样抖了一下,然后一把抓住李灯的手,抓的是那样紧,李灯感到她的手冰凉。

她的眼泪流下来,显得很无助:"你带我走!你可别丢下我啊!"

李灯无语。

"求求你,别把我丢在这里,你要带我走啊!"

医生过来,强行把她拉走。

她绝望地看着李灯,喊着:"救我啊……"那叫声在寂静的医院里显得很凄惶。

离开精神病医院,铁大门在他身后"哐当"一声关上了。

李灯的心里十分酸楚:假如,她没疯,也许她就是自己的妻子了……

这天,李灯刚刚回到家,他的突然响了,是姜松林:"小李,是我,姜春红的爸爸!"

"怎么了?"

"她,她确实起床了!"

李灯的心"咯噔"一下,问:"什么时候?"

"昨天夜里!"

"阿姨知道了吗?"

"我对她说了。"

"您别急,慢慢说。"

姜松林就对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姜松林连续三夜没睡了,但是姜春红那个房子一直没什么动静。

但是,他还是盼望着出现奇迹,这夜他依然没睡,注意着姜春红房间的动静。

到了半夜12点了,还是没有任何声响腰带批发

他实在太困,准备睡了,他以为一切都是李灯胡思乱想的。

睡前,他想到姜春红的房间看一看,就披衣走去了。

打开女儿的门,里面黑糊糊的,什么都看不见。

他凑近女儿的床,发现上面只有一张被子,那个在上面躺了几年的人不见了!

他傻了,站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终于,他小心翼翼地退出女儿的房间,来到自己的卧室,妻子睡着,他也没有惊动她,就睁着眼睛等女儿回来。

他的心跳得厉害,有惊喜,有恐惧。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也没有听见女儿回来。

她失踪了?

姜松林又来到女儿的房间看了看,大吃一惊:女儿端端正正地躺在床上,姿势跟昨晚一样!难道半夜的时候自己看错了?

他什么都没有说,悄悄退出来,给李灯打……

李灯说:"你等我,我立即赶到。"

李灯请假,又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杨树县。

他没有到姜春红的家,而是把她父母都约出来。

三个人在一家茶馆见了面。

李灯说:"你们别怕。今夜你们睡觉,我来守夜,我一定弄清是怎么回事。"

姜春红的母亲眼里突然有了几分怀疑:"李灯,你为什么这么关注春红的事情?"

李灯想了想,终于用简洁的方式讲述了事情的始末。

这个历尽苦难的女人听了后,嘀咕了一句:"苦命的孩子啊。"然后就哭起来。

李灯说:"您二老放心,假如一切都是春红干的,我也不怨她,我对她只有歉意。我只想和她对话,我愿意帮助她从那种阴暗的心态里走出来,重新生活。为此,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经过计划,姜松林领着妻子回家,给李灯留门。等天黑后,李灯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姜家,进入和姜春红房间对门的厨房,潜伏在那里。

和姜松林夫妻分手后,李灯一直在街上游荡,等待天黑。

这天夜里没有月亮。

他蹲在厨房的门后,从门缝死死盯着姜春红的房门。那房门像恐怖的面具,挡着一张真实的脸。

夜静得像一具死尸。

他知道,姜松林夫妻都没睡。

快半夜的时候,有一个人影在李灯的眼前闪过,他哆嗦了一下。

那影子的眼睛朝厨房里飘过来,进了厕所——那是姜松林。

李灯紧张地盯着他的身影——在这漆黑的夜里,他觉得任何人都不可以信任了。

姜松林终于又回到了卧室。

李灯继续等。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

终于,他看见姜春红那扇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人影慢慢飘出来,像梦一样,一点声音都没有。

李灯气都不会喘了,死死地盯着她。

她在小客厅里无声地转了转,她来到墙上挂的那面镜子前——尽管已是深夜,根本看不清什么,但是她还是在镜子前照了照自己。

然后,她没有朝外走,而是朝厨房走来!

李灯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她看见了自己?她对一切都了如指掌?还是她想在出门之前找点东西吃?

李灯使劲朝厨房的旮旯缩。

她一步步走进了厨房,正对着黑暗中李灯的脸停下来,像瞎子一样竖着耳朵听,突然,她笑起来,那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她突然伸出手,猛地扑过来抓住李灯的脖子,凄厉地喊道:"你说我是谁!!!"

她这一扑用尽了生命中全部的力气,李灯感到她的手指几乎都插进了他的肉中,他的魂都飞了,拼命地喊道:"救命!——"

这时,姜春红像耗尽了所有的能量一样,双手慢慢放开李灯,软软地靠在李灯的身上,一点点滑下去,滑下去……

她父母跑过来的时候,姜春红已经气绝身亡。

17、纸猩猩又出现了

姜春红死了。

她那双藏在眼皮后的眼珠终于露出来了,她死不瞑目。是她父亲给她合上的。

李灯直接替她父母张罗了她的葬礼。而且,他花了很多钱。

她父亲没有掉泪,他的脸色很难看。

她母亲哭得死去活来。

姜春红到底是怎么回事?由于她的死,使这一切永远是个谜了。

李灯的猜测有二:

,她突然苏醒了,但是,却一直隐瞒着,直到自己找到她,她今生的全部信念就是报复自己。她的身体极度虚弱,全靠一线复仇的念头支撑。那天夜里,她见到李灯,歇斯底里,一命呜呼。

第二,她没有变成正常人,她的意识里只有那一线仇恨念念不忘,每到夜里她就像梦游一样,开始实施她设计多年的报复计划……这种现象前所未有,医生也解释不了。现代科学解决和解释不了的事太多了。

不管怎么说,姜春红已经死了,李灯的心里很难过。他觉得,姜春红不人不鬼,其实都是自己造成的。

他埋下了悲剧的种子。

回到j市,他的心情一直很糟糕。直到十几天以后才有点平复。

就在他的心情刚刚有点好转的时候,突然听说那可怕的剪纸又出现了。

这天,柬耗回城里的研究所取资料。

天黑之后,他的响了,一看,竟是动物观察中心的号码!

那里只有藩奇啊,难道它会拨了?

他激动地接起来,里面果然传来藩奇的叫声。

他听得出来,它很害怕,它只有遇到了十分可怕的庞然大物才会变得如此恐惧。

他立即开车跑回去。

他进了门,看见藩奇正缩在角落里,眼睛惊恐地盯着窗子,柬耗看见窗子上贴满了剪纸,都是猩猩。

他大吃一惊!

藩奇好像刚刚看见了什么可怕的情景,双眼充满惊惶。

柬耗想通过画片问出它刚才看见了什么。

首先,他举起一个老虎的画片,藩奇摇头否认。

他又举起一个老鼠的画片,藩奇仍然摇头,还嗷嗷叫,似乎离正确答案越来越远。

柬耗又拿起一只大鸟的画片,藩奇还是摇头。

,柬耗分别拿起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两个画片,藩奇都摇头,眼睛越来越焦急、恐惧。

柬耗尽量耐心地问它:"刚才你看见了什么?指给我好吗?"

那猩猩急得把那些画片扔得到处都是,不停地叫,柬耗递给它芒果它都不要,这是很少见的现象。

它到底看见了什么?

他打对李灯说了这件事情。

李灯语无伦次地说:"今天是10月8号!你千万不要在那里住,那个东西一定要害你的!"

"好的,我马上离开!"

柬耗果真听从了李灯的劝告,到宾馆住了一晚。

这一夜,他做了一夜噩梦。平安无事。

李灯傻眼了。

姜春红已经不在人世了,动物观察中心的剪纸是谁贴的呢?

难道姜春红的背后还有一个人?

难道以前的一切都不是姜春红干的?

这个人藏得如此之深,太可怕了!

李灯几乎绝望了。

他找寻姜春红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和信心,现在他已经没有力量再查找一个毫无线索的人了。

18、保姆

不久,报社搞了一次"万里行",报社出车,派深入边远地区采访。

李灯被领导指派到内蒙古采访。

回来时,他们路过陕北,忽然想起小错家雇的那个保姆的家就住在这个县的一个叫兰花花的村子。

他跟当地人询问了一下,那个村离县城有60里,但是正在他们回j市的路边。

其实,那个保姆跟李灯只有一面之缘,没任何关系,但是,李灯觉得太巧了,就想顺便去看看。

他想,也许小错住院后,那个保姆已经回来了。

在那个人烟稀少的地界,每个人的感情都会变得丰盈起来。

他们路过那个村时,果然把车开进去了。

车上总共有两个人,除了李灯,还有司机。

说是村,其实根本没有村落的感觉,在山上稀稀拉拉地分布着一些窑洞。

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极其荒凉,偶尔看见一个扎着白羊肚手巾的男人赶着一群肮脏的羊走在山坡上。

那一孔孔窑洞,像一只只黑洞洞的眼睛,注视着远天。

天蓝得不像真的。

天上那个老太阳在呆呆地照耀。

进了村子,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在j市打工的小错的家。这期间,他们知道小错的大名叫柴旦。

这个村大都是土窑,没有石窑,很穷。

柴旦家更穷。

她父亲死了,母亲嫁到另一个村子,到大山的更深处去了,带去了另几个小孩气瓶运输车
。柴旦没有去,她只身闯到城里觅生活。

她家只有她年逾古稀的爷爷。

老头很热情,捧出陕北大枣招呼了他们。

李灯坐在土炕上,看见了满窗贴的都是剪纸,忽然打了个激灵,因为他看见了一个剪纸猩猩,和他见过的那象征灾祸的剪纸一模一样!

他惊恐地看着那个老头问:"这是……谁剪的?"

老头自豪地说:"是柴旦在家的时候剪的。"

他接着说:"这个村的人从老到小都会剪纸,有的还在市里评上奖。你们不是吗?应该采访她一下。柴旦是这个村剪得的,大家都夸她哩。有一个法国人专门来这个村几次,要买她的作品。这娃没上过学,没有彩纸,就用人家学生娃用过的作业本剪……"

难道一切都是这个柴旦捣鬼?

可是李灯跟她无冤无仇啊。

她恨有钱人?

李灯根本算不上有钱人。

孟长次,那个预言家,都不算有钱人,她为什么要害他们?

他问那老头:"现在柴旦在哪里?"

"这娃一直不来信,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那个司机一直在欣赏着那剪纸,甚至还跟老头索要了一幅。

李灯的心越来越不踏实,他越来越觉得这个柴旦恐怖。

终于没打听到她的下落,她藏在无边无底的黑暗中,夜深不知处。

李灯离开那个窑洞,赶回j市。

一路上,李灯都在想这个柴旦。他一直在把那个站在角落里满脸卑谦的女孩跟那个在暗处操纵剪纸不断杀人的魔头往一起联系。

既然这纸猩猩出自她的手,那么,她就是凶手,至少她跟这两起凶杀案有关。

车走着走着,天快黑了,离近的一个县城还有100里。

天上没有月亮,山路上也没有一辆车经过。

两旁的山黑糊糊的,像怪兽,静静注视着这辆甲虫一样的汽车。

路边有一个小店,那个司机说:"咱们住下吧。"

李灯说:"不,继续走。我们要赶到县城住。你累了吧?"

"有点。"

"那你睡吧,我来开。"

"好吧。"

李灯换到驾驶位置,继续朝前开。那个司机很快就睡着了。

走着走着,突然,李灯看见车灯的光柱里有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立在路边。

走近些,李灯看见那是一个黑猩猩!不,不是一个,而是很多个!很多个黑猩猩都直立在路边,毛烘烘的一大堆,它们都在哭。

那哭声像人一样,响成一片,就像是人类送葬一样。

李灯毛骨悚然!

他走进了心理学者孟长次死前做的那个梦中!

猩猩如此珍稀,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不是真的!他强迫自己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它们肯定不是真的!

他还担心这是死神制造的幻觉,要把他引向旁边的深渊,他强制自己不去看那些哭啼啼的黑猩猩,紧紧盯着前面的路。

同时,他朝那个司机喊道:"嗨!你快起来!"

司机没醒。

"你醒醒!"他几乎是在吼了。

那司机仍然不醒。

"嗨嗨嗨!!!"

那个司机却像吃了蒙汗药一样没有丝毫反应。

李灯在极度惊恐中把油门踩到底,车像发疯了一样朝前冲。

那些黑猩猩终于过去了!

他把车停下来,回头看看,山路上一片死寂。

他用力推那个司机,同时大声叫喊。他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死了。

那个司机这才醒过来,摇摇脑袋问:"到了?"

李灯叹口气,说:"你睡得可真沉,刚才……"

"怎么了?"

"没什么。"

司机继续开车。

一路上,李灯的心一直处于极度惊恐中,一直在想那些黑猩猩,越想越飘渺。

这时候,那个司机突然笑了起来。

李灯问:"你笑什么?"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你知道我梦见了什么?"

李灯倒吸一口凉气,他不会说他梦见了猩猩在哭吧?

"我梦见你站在路边哭。"他回头诡秘地看了李灯一眼,那神情极有深意。

李灯专门绕到酱坊市一趟,到精神病医院看望小错,想试图了解一点关于那个陕北保姆的情况。

可是,这一次小错已经不认识他了。

又是一个黄昏,夕阳和上次一样圆满、安详。

"小错,你不记得我了吗?"在空荡荡的接待室里,李灯问她。

小错静静看着他。

"——火中来火中去火头火里活到头,水里生水里长水仙水里睡成仙。你想一想!"

小错静静看着他。

"你再想一想,我们还一起看过电影,我抱着你的肩……"

小错说话了:"如果你再胡说,我就喊你骚扰。"

李灯愣了。

他离开精神病医院时,心情沮丧极了。

两旁的田野已经收割,光秃秃,野草是斑斑驳驳的枯黄。

19、她来了

忘了前面说没说过,李灯住的是6楼。

这一天快亮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小错。

那时,他还在酱坊市,大学刚刚毕业,正在家待业。

有一天,他路过酱坊市精神病医院门口,看见小错穿着精神病患者的制服,拿着一摞书在兜售。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眼睛仍然炯炯闪亮,她一眼就看见了李灯,立即走过来。

"李灯,买几本书吧。"她终于叫对了他的名字。

"谁的书?"

她左右看看,神秘地说:"关于剪纸的书。"

李灯接过一本书翻了翻,果然是。

她又说:"我家还有呢?很多很多。"

"都是你写的?"李灯问。

"不。"她否定说,"作者在我身后!"

李灯向她身后望去,她的身后果然挡着一个人,李灯还没有看清,一下就惊醒了。

这时候,天刚麻麻亮。他猛一抬头,看见他的窗子上也出现了剪纸!那些苍白的猩猩在黯蓝色的天空中定定朝他看。

他傻住了。

转头看日历,上面写着11月8日。

又到了8号!

他打开窗子,把那些剪纸都撕了下来。他发现,那竟然是刚刚粘上的,糨糊还没干透。

他把那剪纸拿在手里细细看,它们的原材料是很旧的白纸,李灯希望在上面看见哪怕一个字,铅笔字,或者圆珠笔字,但是没有。

轮到他了!

他的腿有些软。

他小心地把这些死神通知书拿到厨房里,烧了。

他怀着巨大的恐惧,洗漱完毕,穿鞋的时候,发现皮鞋里有东西,拿起一看,在刺眼的灯光下,鞋里有两个纸猩猩,它们苍白地看着李灯。

他来到书架前,翻开书,每本书里都夹着一个纸猩猩。那些纸猩猩形态各异,千变万化。

他呆呆坐在床上,等到太阳升起几竿高,才敢出门。

他看见门缝里也塞满了那种纸猩猩,甚至楼梯上也有纸猩猩,像冥钱一样。

上班后,他来到办公室,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发呆。

一个同事走过来:"李灯,你好。"

"你好。"

"你怎么搞的?脸色这么难看?"

"有点不舒服。"

"你的信。"那个同事把一封薄薄的信放在他面前。

他无精打采地拆开,里面什么都没有。他抖了抖,掉出来一个纸猩猩。

他愤怒地把那信扔进了废纸篓。

下班后,他不想回家做饭,打算找个饭馆吃一顿。他走在街上,突然看见漫天缓缓飘落的都是纸猩猩!

这是怎么了!

他左右看看其他行人,他们并不怎么在意。

他拦住一个人问:"这天上的剪纸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戒备地看了看他:"什么剪纸?那是雪!"

他呆成了木桩。

那明明是剪纸啊!

他猛然想起小错的话:"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很危险,你千万要小心。我看见了那么多猩猩,像老鼠一样多!你不要只看眼前,它们随时都可能出现在你背后……"

当时她说完,敏感地问李灯:"我疯了吗?"

他感到——这些话不是小错说的,而是另一个人说的,这个一直躲在暗处把小错害疯的人,借小错的嘴,把这句话传达给自己。

小错疯了之后,成了那个人的工具。

难道自己也要疯了吗?

难道今夜自己就要变成只有脑袋没有身子的残尸吗?

他一直走到44路总站都没有看到合意的饭馆,天已经黑下来。

算了,不吃了。

他坐车回到住处。

进门后,他觉得这个家变得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

哪里不一样呢?家具都在原来的位置,没有被移动;墙色一如从前;连他早上碰掉的软盘,也还在地毯上。

可是,他仍然觉得这个房子变了样。就像一个人拍了两张照片,尽管他的姿势和表情一模一样,但是,那绝不是同一张底片洗出的两张。

躺在黑暗中的沙发上,李灯恍惚看见了关廉的爸爸,他没有脑袋,只有身子,他直挺挺地走向李灯,说:我没有脑袋,只有身体。我要让你们一个个都有脑袋,没有身体……

随着夜越来越深,李灯的恐惧也越来越深。

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抓起,找警察。

"今夜,今夜有人要杀我!……"

"谁杀你?"

"不知道。"

"你接到什么恐吓了?"

"没有。"

"你掌握什么证据了?"

"没有。"

"那你起什么哄?"那警察不乐意了,他说完这句话,似乎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生硬,又平和了一下口气说:"在里也说不清楚,你过来吧。"

李灯没有去。

放下,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荒唐。

他把一把尖尖的蒙古刀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准备一夜不睡,枕戈待旦。

奇怪的是,平时他那总是响个不停的,今晚一次都没响,房间里静极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

还差半小时到半夜12点的时候,门突然响了。

"谁?"他抓紧那把刀。

"是我,小错!"是小错的声音。

她怎么从酱坊市精神病医院出来了?

她怎么能找到这里?

她在这个非常的日子,在这个非常的时间,突然来临,想干什么?

难道她的疯是假的?

难道一切都是她在捣鬼?……

李灯镇定一下自己,走过去,把门打开。

他傻了。

黑黑的楼道里,站的竟然是那个陕北保姆,那个大名叫柴旦的女孩!

她见了李灯,柔柔地朝他笑了一下。

李灯觉得这个笑很熟悉,想起他和她次见面,她在门口接他,就是这样笑的。

她终于出现了!

李灯死活想不通,刚才她说话为什么是另一个小错的声音?

"你……"他想质问她为什么欺骗他,可是,又一想,她似乎没什么错——她说她是小错,她的小名就叫小错,这在他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的。

至于声音的问题,他又没有把柄。

"你忘了吗?我是那个小错的保姆。你忘了吗?"她极其灵活地一闪就进了房子,并关上了门。

她来干什么?毫无疑问,她是来要命的。

李灯冷冷地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一直就知道你住在这里啊。"她一边坐在沙发上,一边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李灯有点恼怒了。

"你跟我的主人说过的。"

李灯怎么也想不起他说没说过了。

"你来干什么?"

"听说你到我老家去看过我,谢谢你啊。"

"我是路过,顺便去看看。"

静默。

石英钟挂在他和她中间的墙上,离12点还有十多分钟。

"你现在在哪里工作?"李灯假装没事一样问,但是他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

"还是给人家当保姆。这一家的工资高一些,但是不供住,我又租了一个房子。这不,我刚干完活回去。"

她说得很诚恳,但是李灯丝毫没有放松警惕。

他怎么都不会忘记前几个月的8号都发生了什么。

她突然出现,不可能是巧合,不可能。李灯断定那剪纸的人就是她!

"太晚了……"李灯抓紧口袋里的蒙古刀说。

"是啊,太晚了。你别介意啊,我路过这里,就来看看你,平时我很少有时间出来的。12点我就走。"

李灯犹豫了一下,不好再说什么,或者说,不敢再说什么。

时间走得极慢。

柴旦又说:"你近怎么样?"

"挺好。"

"你的脸色不好。"

"是吗?"

"你要好好保养。你们文字工作者,累脑子呢。"她一边闲闲地说话一边闲闲地看表。

终于到了12点了!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把她的挎包打开,说:"我给你带来了一些剪纸,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李灯的心一沉——终于切入正题了!

她果然拿出一些剪纸,有龙凤,有童男童女,他还看见了纸猩猩。她站起来,把那些剪纸举起,伸向李灯。

她在灯光下直直地看着李灯。

李灯发现她的眼睛已经跟刚才不一样,闪出逼人的光。

"你想干什么!"李灯后退一步。

柴旦那手仍然伸着,说:"你说我想干什么?"

李灯继续后退,她继续朝前走,仍然问:"你说,你说我想干什么!"

她越来越近了!

李灯忽然想起,公共里的那个声音就是她!

她突然龇出牙来,那牙跟猩猩的一样,很大很宽很黄,有两颗大大的犬齿。但是她还在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李灯掏出蒙古刀,发疯地在面前划拉,她并不躲闪,一步步接近他,好像那闪闪的刀锋是手电筒的光。

蒙古刀划到了她的脸,流下血,使她的面目更加狰狞。

但是,她好像根本就没有痛觉,刀子好像划到了胶皮上,她还是笑着走过来……

李灯猛地冲到阳台上,狂叫一声:"救命!——"一头跳了下去。

20、跟踪

李灯没死。

正巧这个楼在改建,有人在楼顶作业,楼当腰拦了一道防护,他摔在了防护上,昏了过去。

他跳下去之前,并不知道半空中有防护。

他被抢救过来后,警察赶到了,了解情况。

是啊,一个大男人半夜从6楼摔下,总要有个原因,要么是被人推下来的,要么是自杀,不管怎样,警察都要问清楚。

李灯还真被难住了。

怎么说?

说柴旦要杀自己?

没有啊,她仅仅是半夜来做客,仅仅是时间不太合适而已,而且连强行侵入民宅都算不上,因为是他为她开的门,并没有驱逐她。

另外,她什么都没有干!

她仅仅是问了几句"你说我干什么",这怎么都看不出谋杀的迹象来。

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是我不小心摔下去的。"

警察只好离开。

李灯又觉得不甘心,就说:"警察,我想告诉你们,前几起凶杀案,好像跟一个陕北女孩有关。"

"她叫什么?哪里人?"警察立即问。

"柴旦。"

"她现在住在哪里?干什么?"

"那我就不知道了。"

"你凭什么说跟她有关系?"

"因为,每次凶杀案之前都有剪纸出现在凶杀现场。而那剪纸跟她剪的一模一样。还有,昨天我的房间里也出现了剪纸,都是猩猩。半夜,那个柴旦就来了……我是被她吓的,才跳楼的。"

"她要杀你?"

"没有……"

"那她有什么举动?"

"她要给我一些剪纸……"

一个警察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我怎么觉得你在讲聊斋故事呢。"

另一个警察好像有点警觉,他继续问:"她跟前面死的两个人都认识吗?"

"不,不可能认识。但是,那两个人我都认识。"

"如果,你见到这个女孩还能认出来吧?"

"能。"

"假如你见了,立即向我们报告。"他小声说。

"没问题。"

然后,他在李灯的耳边说:"我老妈是市里剪纸协会的,她特别爱结识这方面的人。"

从这天起,李灯在家里睡觉的时候,总是不自主地看窗子。

那剪纸再没有出现。

他开始寻找那个柴旦。

他给市里很多劳务市场打询问,都没有这个人。

一天夜里,李灯的闹钟突然响起来,他一骨碌爬起来。

这闹钟已经半年没响了,今天,它怎么突然就响了呢?

他打开床头灯看了看,半夜12点。

他拿起那闹钟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那个犯了错误的小东西继续走动,毫无愧疚之意。

他躺下来之后,再也睡不着了,他睁着冷静的眼睛,聆听着这个好像出现了病毒的世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听见窗外有声音,尽管那声音很小,但是他还是听见了。

他轻轻起身,朝窗子望去,竟然看见了一个人影!

借着昏暗的月光,他看见正是那个陕北保姆!

她踩在窗台上,小心翼翼地朝玻璃上贴着什么,就像农村过年的时候孩子朝窗上贴窗花,神态很认真。

她是怎么上来的?

李灯这时候应该给警察打,可是,他没有。现在,他觉得这个保姆好像不是人,给警察说了也不会有用的。

那保姆可能不想让他看见她,她在窗子上贴满了纸猩猩,挡住了李灯的视线。这也掩护了李灯,李灯悄悄地出了门,朝楼下跑去。

出于职业的敏感,他出门前还带上了照相机。

他要在大楼下看她怎样在高空表演的。

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楼下,看见那保姆还在,她已经收了工,准备下来了。

窗子旁是一个管道,连接每个楼层的空调放置台,使空调排水顺管道流下来。

陕北保姆顺着那个管道滑下来。

李灯觉得,她的动作很丑。不过,她很敏捷,根本不像人的动作。

接着,她朝黑暗的远处快步走去。

李灯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他悄悄跟踪在她的身后,像个训练有素的特务。

柴旦越走越快,李灯都有点跟不上了,他不但要奔跑着跟上她的脚步,还不能让她发现。

渐渐地,到了野外。

李灯发现她的动作越来越像一个猩猩的动作,她的腰越猫越低,,她索性四腿着地,奔跑起来,那动作就是一个猩猩!

她奔去的方向是郊外的山里。

她是一只猩猩?

李灯目瞪口呆。

或者,她被猩猩给控制了大脑?

一切都是猩猩捣鼓的?

是哪个猩猩?

藩奇?

李灯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跟着那个保姆一直来到山里。

远远地,一个影子在山坡上站着。

那影子的身后是一间房子,那房子的窗子黑洞洞的,像猩猩的眼睛。

群山黑糊糊,风很大。

李灯看清那个影子是只猩猩!

那个保姆在猩猩面前停下来,她跟它相对而立。

那只猩猩做着莫名其妙的动作,那个保姆跟他一样学。

李灯掩藏在一棵树的后面,严密观察着那个人一样的猩猩,和猩猩一样的人。

他的手里紧紧拿着照相机,他一点点拉进距离,几次都没敢按动快门--只要闪光灯一亮,肯定会打草惊蛇。

过了好半天,那个保姆终于离开猩猩走了。

李灯没有跟着她,他现在找到根源了!

那只猩猩四处看看,然后它并没有进房子,而是慢腾腾地走进了丛林中。

那房子里是什么?

李灯隐藏了很久,确定那只猩猩不会再回来了,才走过去,轻轻推了一下门板,竟然没关。

他慢慢走进去,轻轻地问:"有人吗?"

里面很暗,一股浓烈的腥味冲进他的鼻子。他隐约看见有简单的家具。

没有人应声。

他被绊了一下,差点摔倒,一伸手,摸到了一条毛烘烘的腿,他再朝旁边摸,是毛烘烘的嘴,毛烘烘的手。

他眯着眼仔细看去,房顶,四壁,床,沙发……等等到处都是黑色的毛,到处都是眼睛,到处都是毛烘烘的猩猩!

他踉踉跄跄地爬起来逃出了那房子。

他朝着山下一路飞跑。

阒寂的山路上没有一个人,两面是茂盛的树林,很阴森,风吹过,李灯听见各种各样神秘悠远的声响。

21、对话

李灯实在跑不动了,他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前后张望。

身后是一条黑糊糊、空荡荡的山路,没一个人影。

他放心地转过头来。

他吓傻了,那个猩猩就站在他的面前!它直直地站立着,还朝他笑着。那不是一只猩猩在笑,而是一个人在笑。

接着它说:"我们一起走好吗?"

它会说话!

它说得字正腔圆,十分清楚!

柬耗,你一直培训猩猩说汉语,其实你一直蒙在鼓里,它们什么都会说!而且,比你说得还标准!

李灯惊惶地说:"不不不!……"

他一边说一边朝后退。

这时候,他听见了汽车的引擎声由远而近,震得地表都微微颤动。

那是一个车队。

汽车的灯光射过来,猩猩似乎受了惊吓,猛地窜到了两边的树林中,转眼就不见了。

李灯摇摇晃晃终于站稳了,他站在路中间,挥手拦那辆车。

打头的车停下了。

李灯说:"救救救命!"

22、逃

李灯奇迹般地回到了市区。

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

他一直给柬耗打,他要告诉他这个秘密,他要告诉全世界这个秘密!

可是柬耗的一直没有人接听。

李灯觉得,柬耗是危险的了,因为他跟猩猩生活在一起。

他急忙打车径直来到动物观察中心。

他鬼鬼祟祟地接近柬耗的研究室,从窗子看,柬耗没死,他正在观看猩猩的录象带。为了事业,他披星戴月。

奇怪的是,他竟然弄来了一个铁笼子,那个猩猩被关在里面。

也许柬耗有所察觉了?

李灯松了一口气。他一步跨进去,对柬耗说:"柬耗,有大事!"

"什么事?"柬耗慢慢地转过头。

那只猩猩惊恐地看李灯。

李灯避开它的眼神,拉起柬耗说:"走,我们到外面说去。"

柬耗说:"到外面说干什么呀?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李灯用眼睛瞟了瞟那只猩猩,暗示柬耗自己是想避开它,可是柬耗脑袋却不转弯,固执地问:"到底怎么了!"

"猩猩!……"

柬耗看了看那只猩猩,说:"你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李灯朝后退了退,离那个关猩猩的铁笼子远了一点,离柬耗近了一些,低声说:"它会跑出来吗?"

柬耗说:"不会的,那铁笼子十分结实。"

李灯这才说下去,但是因为太紧张,语无伦次:"它们会说话,它们成精了,都是它们干的!……"

说着说着,李灯住了口——柬耗听着听着,眼睛死死盯着李灯,嘿嘿笑起来,那神态很古怪,给人一种毛烘烘的感觉。

难道……

李灯猛地转头看去,那笼子里的猩猩正急切地朝他挤眉弄眼,那神态是人的神态,是柬耗的表情!

李灯糊涂了,柬耗已经不是柬耗了?

铁笼子里关着的那个毛烘烘的东西才是柬耗?

——这个研究猩猩的人,被猩猩换了躯体?

李灯撒腿就跑!

柬耗追出来,在后面喊:"你怎么了?你跑什么!"

他停下,回头看。

柬耗很不解地大声说:"李灯,你到底怎么了?"

李灯站在离他大约30米的地方。借着房子里的灯光,李灯看见他的眼神很困惑。

两个人对视着,过了好半天,他们都没有说话。

这对李灯是一个考验。

如果他判断错误,就会葬送一个人的性命——

如果这个柬耗是猩猩,他回去,就断送了自己的命。

如果这个柬耗真是柬耗,他不回去说明白,那么就可能送了他的命。

终于,李灯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点破绽。

那虽然是柬耗的眼睛,但那是异类的眼神!

李灯不理他,他的眼睛越过这个装扮成人的异类,穿过敞开的房门,看了看铁笼子里的那个毛烘烘的柬耗,感到十分悲凉。

他觉得人类的悲剧开始了。

大家将一个个被猩猩替换。

那些站在森林边哭哭啼啼的猩猩都是被换了身体的人类。

可是,哪里来这么多猩猩呢?克隆的?

"你到底是谁?"李灯颤颤地问。

"你说我是谁!"柬耗很生气地说。

这句话李灯太熟悉了!

他下定决心不回头了。他一步步地向后退。

柬耗继续说:"你说我是谁!"他都有点歇斯底里了。

李灯离他越来越远。

"你说!我是谁!"柬耗咆哮起来。他用力挥舞着前臂,面貌越来越丑陋,但是他并没有跑过来。

李灯转身奔逃而去。

回到市区,李灯不知道该上哪个部门报告,所有的人类都应该团结起来,一起对付这鬼怪的东西!

他觉得去警察局,不如去报社。

而去报社不如去电视台。

又一想,人家怎么能相信自己呢?还不把自己当精神病抓起来呀!

看来,还是得先到政府部门报告。

可是,他也许连政府部门的警卫都通不过。你黑灯瞎火地跑来说一群猩猩在替换人类,你要政府下命令,号召大家,见猩猩就杀——人家不把你当成野生动物破坏分子才怪!

看来,应该找野生动物研究中心的人。

可是,这又有两个问题,一个他们研究这么多年,一直把猩猩当成动物,你说猩猩比人类高级,可以说话,可以控制人类大脑,可以替换人类的躯体,说它们一直在吃人,他们会相信吗?难道他们这么多年的研究都是瞎胡闹?

还有,即使他们跟他到达现场有什么用,还不被那异类灭了?

李灯不知所措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特别孤独,整个地球没人理解他,他想起了哥白尼,又觉得特别悲壮。

现在,整个人类都依靠自己来拯救,包括美国总统!

他这个肩负人类使命的人在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办之前,钻进了自己家里。

这时候,门响了。

他来到门口的猫眼前一看,一只眼睛正堵在外面的猫眼上。

"谁!"他问。

"我,柬耗。你到底怎么了?"柬耗朝后退了一下,站在楼道的灯光里。

他来了!

李灯差点尿裤子。

"你不是柬耗!"

他笑了:"我不是柬耗是谁呀?"

两个人隔着门板对话。

"你是谁你自己心里清楚。"李灯色厉内荏地说。

"你说说。"

"你是一只猩猩。你害了我的朋友。"

柬耗笑了:"我是猩猩怎么会说话呢?我教了它们几年了,都没有教会3个单词。"

"你不要骗我。"

"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骗你呢?"

"那你为什么对我穷追不舍?"

"我现在觉得你的神经好像有问题了,你一定是受了巨大的刺激,我怎么能不管呢?我要对你负责!"

"不管你是谁,我今天都不会给你开门。你再不走,我就要打110了。"

"110是什么?"柬耗皱了皱眉问。

李灯的心一哆嗦——他已经肯定门外的这个东西不是人了。

他偷偷拿出。可是,上显示着:无络。

他在门外笑起来,说:"你这门能挡住我吗?"

李灯傻了。

接着,那个怪物没声了。

李灯朝外一看,它没了!

李灯不知这是福还是祸,他忐忑不安地转身去准备用家里的报警时,突然电停了,房间里骤然一黑。

他被什么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他伸手一摸,到处都是毛烘烘的脑袋、毛烘烘的肚子,毛烘烘的手脚。

墙壁上,楼顶上,地板上,电脑上……到处都趴着猩猩,到处都是阴森森的眼睛,都盯着他。

他爬都不会爬了。

接着,他看见假柬耗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的前臂突然变得很长,而且非常灵活。他四腿着地行走,围着李灯转了几圈。

李灯的脸色没有一点血色,他如呆如傻。

,他坐在了李灯的面前,打量着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猎物。

"你到底是谁?……"李灯的心像被掏空了一样,颤颤地问。

"你看见了什么?"假柬耗丑陋的嘴错动着,反问。

"我什么都没看见……"

电影上的情节教给李灯,在坏人问你有没有看见他们的秘密的时候,你千万说什么都没看见。于是他像小孩子一样撒谎。

"你什么都看见了!"假柬耗的嘴错动得更剧烈了,咯吱咯吱地响。

它的嘴唇像涂了口红一样。

它瘪瘪的鼻子露着两眼鼻孔,喷出腥臭的气味。

李灯忽然想起,猩猩并不是的素食主义者。

他怯怯地问:"你喜欢吃人肉,是吗?……"

"我们只吃高级动物。你们的肉可真香啊……别那样仇视我,你不敢杀我,你杀我会被判刑,我吃你却不用偿命。"

"没有……"

"我恨你们人类。我们是同一个祖先,你们如此繁荣,我们却在原始森林中与狼虫虎豹为伍,有一部分被你们关在笼子里展览。你们越来越多,还得计划生育。我们却越来越少,面临灭种。"

李灯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他辩解道:"你错了。我们并不是一个祖先,科学家从形体上判断人类是由猿猴变来的,那是一个弥天谎言,是幼稚的笑话。"

假柬耗并不接他的话,它说:"别怕,我不吃你。只是,我要跟你换躯壳。到时候,我就是你,我要做做人;你就是猩猩,你要到森林中去,过那种颠沛流离、弱肉强食的生活。"

他说完,突然眼睛射出绿色的光,好像要穿透李灯似的,李灯的大脑一阵剧痛,就像要死了一样,他感到这个世界像一个巨大的旋涡,转,转,转,他越陷越深……

在旋转中,他听见了一声长长的嚎叫,那声音像被人扒了皮一样!

李灯受不了这刺激,一下昏过去了……

23、毛烘烘的脸

李灯醒来了,他头疼欲裂。

天黑得很周全,人间好像被罩上了一个巨大的油毡。天还没亮吗?

他蓦然想起刚刚发生的事,一下就糊涂了,难道自己没死?

他一抬头,竟然看见了一张毛烘烘的脸!

又一个猩猩!

他马上意识到那是一个镜子。

可是,自己在哪里呢?他摇摇头,不是幻觉。

他的心里骤然充满了巨大的惊恐,他明白了,这个猩猩就是自己啊!

他身上的毛很长,很黑,很亮。他的眼角上有一粒很大的眼屎。他的牙又黑又黄,他闻到一股臭味。

虽然,他换了猩猩的身体,可他还是人的大脑啊,还是那个多愁善感的大脑,那个千头万绪的大脑,那个刻着各种记忆的大脑,那个追求美好爱情的大脑……

他在想,以前的很多人都是猩猩吗?关廉的爸爸,植物人姜春红,保姆小错……

那异类要把他赶进铁笼子里去,赶进森林里去。

他不会屈从,他要向全人类宣布这件事。

他想大喊!

可是,他却听见自己发出了动物的嚎叫。

他知道自己完了,他丧失了语言。这样,他就无法向同类揭开这一切的秘密了。

他下意识地想到用手写,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汉字来,英语更是记不得。

他想用手指字,拿起报纸,他这个竟然连文字都不认识了。

他忘记了文字。

这一定是那异类在移植大脑时,把他那关于文字的记忆给删除了。

现在,他和他的人类隔断了,他现在真的变成了野兽。

他的内心一下涌上烦躁和惊恐。

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

他嚎叫起来,他被这陌生的声音惊得全身的毛都竖起来了!

这时候,突然有人说话。

24、她是谁?

一个很像女人的声音响起来,非常的熟悉。

李灯断定,这个声音正是所有他感到熟悉的声音的源头,或者说是总和!

李灯想问:"你是谁?"但是他被剥夺了话语权,他只是发出了动物的叫声。

那个声音却听得见,说:"你说我是谁?你说我是谁?你说我是谁?"

李灯惊恐地四望,没人。

"你不要看到我的样子,否则你会被吓死。告诉你,那些猩猩都是我的魔术罢了。"

李灯只能当一个听众了。

他的牙齿发出的腥臭气息使他一直想呕吐。

"你说对了,说人类是从猿变来的,那是很可笑的。几百万年弹指一瞬间,人类是从哪里来?你们永远不会知道。我给你一个比方,在一个空天旷地里,有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孩子,那孩子长大后,想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只有一个人可以告诉他。假如制造他的人永远缄口,他会知道吗?他出生到他记事的中间是记忆的断代。我来自天外,我来自你们想象力达不到的地方。我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什么外星来客,你们的猜测和真相南辕北辙,就好比野外的蚂蚁永远理解不了你们制造的电脑。"

李灯捕捉着这个熟悉的声音……

是小错?

是姜春红?

是陕北保姆?

是姜春红的妈妈?

是十万八千里?

是姐姐?

是妈妈?

好像都不是……

这次,李灯怎么都想不起这个声音是谁了。

"就像你们一直在研究猩猩一样,我也一直在考察你们这种动物的特性,智商到底有多高,还考察你们人性中的东西。在这个地球上,我选一个人,选到了你。通过你,我对人类了如指掌。你为什么感到我熟悉呢?因为我跟着你20多年了。某年某月某天,一个女人出现在你的旁边,那天的天气很好,只是当时谁都没有朝上看,那一刻,太阳是黑色的……"

李灯努力地回想。

"你永远不可能想起来。你大脑里的这个记忆被删除了。"

李灯听着这个十分熟悉,却一辈子都不可能想起是谁的声音,感到很难过。

这说明,在他人生经历中,有一个女性,或许就是他的同桌,她来自天外。

他对这一点浑然不觉。

也许,李灯对她还特别好,心中对她还有几分喜欢,甚至还想过向她求爱。她也许总是羞答答的样子……

李灯哪里知道她的脑袋里根本不是人脑,她的胸腹中根本不是五脏六腑,甚至她的骨架根本不像人的那个样子,而是钢筋,或者是树枝!

"你还是想看一看我长得什么样子,是吗?"

李灯点头。

"今天是12月12日,如果你不害怕,12点12分,你到郊外的三不管来。你将看见我真正的样子。"

25、底片

三不管是j市三个县辖区的交界处,没人管,是一片辽阔的荒地。

李灯去了。

他是四肢着地跑去的,肩上还背着照相机。

尽管天很黑,一路上,他还是躲避着人们的眼睛,专门在树丛深处行走。

他觉得他此行将有一个伟大的发现,如果活着回来,那么为人类对自身、对宇宙的探索将具有伟大的方向性的意义。

假如他死了,那也是值得的。

至于怎么传达,那是另外的事。

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有一个猩猩死在荒地里。

它的手里紧紧紧紧抓着一只照相机。

让我们向他致敬吧。

野生动物研究所的人立即赶到了。

经检查,这只猩猩是被极度惊吓而死。

也就是说,他在死前曾经见到过一个可怕的东西。而那片荒野上所有的植物都奇怪地枯死了。

那只猩猩很奇特,跟我们现在发现的所有的猩猩都有差别——猩猩的大脑是人的二分之一,而它的大脑跟人类竟然一样。

更奇的是,它会照相。

这是继赞比亚那个叫史提芬的黑猩猩给其同伴拍照之后第二个使用照相机的猿。

它的照相机里有一卷新胶卷,刚刚拍了一张。

看来,它拍下的就是吓死它的那个东西。

如果这张照片洗出来,将是一张伟大的作品。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这一张珍贵的胶片就是谜底。

野生动物研究所的人马上把这卷胶卷冲出来。

可是,照片洗出来后,大家却发现相纸上是空白,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谁都解释不清。

大家只能看底片。

底片是恐怖的东西,黑的显现出来是白的,白的显现出来是黑的,像噩梦一样。

大家看来看去,怎么都看不清楚。

那底片上面好像是一个动物,又好像是一个人,看不清哪里是脑袋,哪里是胳膊,哪里是脚,哪里是眼睛……

26、李灯在上班

是的,李灯在上班。

他还在报社工作,很认真,很敬业,早到迟退……

只是有一次,单位组织大家集体去医院检查身体(其中一项是做脑电图),他死活不肯去。除此,他一切都很正常。

早身体被吃光只剩下一颗脑袋的那个是在报社里座位离李灯远的那个。

[全文完]

作者:周德东

读完本故事,你害怕了吗?如果你还有更恐怖的鬼故事想投稿赚稿费,欢迎联系哦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