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中国蓝点翠生灵雪蓝

2019-06-07 07:13:11 | 来源: 时尚

经期延长胸胀痛怎么办
痛经怎么调理的食谱
更年期月经不调怎么调

在昆曲行家的指点下,我们找到了老北京胡同杂院深处,找到了至今六代从事戏曲头面、点翠工艺的李氏家族。居室虽简,却掩盖不住这熠熠生辉的手艺。点翠的蓝,蓝得如此清亮。但这又是一种令人纠结的蓝,因为这一抹雪蓝来自生灵。

“绿云高髻,点翠匀红时世。月如眉,浅笑含双靥,低声唱小词。 眼看唯恐化,魂荡欲相随。玉趾回娇步,约佳期……”念着着牛峤的《女冠子》,遥想古代的美女,头上的那一抹翠羽在日光下是何等地流丽清亮。

词中的点翠,和中国古诗词中对于美人常赞颂的“满头珠翠、遍体绫罗”之“翠”,都是特指一种在金银的托底上精心粘贴随形修剪的翠鸟羽毛的珠宝工艺。数千年以来,它一直是贵族女子们装点仪容时重要的华贵头面,因为,它是那样的稀少,那样的脆弱,又是那样的华贵。晋代学者张华在《禽经注》上提到点翠时特意说“妇人首饰,其羽值千金。”也许,现代人很难理解,这种由翠鸟羽毛制成的珠宝,为什么能轻易与宝光流转的明珠齐名?

点翠之贵,主要在于翠羽之难得,翠鸟身躯娇小,仅有麻雀大小,而那些上好的被称作“软翠”的羽毛,也仅是鸟背上的一小撮。在制作点翠之时,每只翠鸟身上一般只采用大约二十八根羽毛,还必须“活取”,因为翠鸟一旦生病或死亡,其羽毛便会丧失那层魅影般的光泽。如此一来,一支小小的点翠金簪,或许就要用上数只乃至数十只翠鸟的羽毛;那些繁复的首饰与摆件,用量更是难以计数。为此,唐代文学家陈子昂曾写到:“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清末民初,由于保护鸟类及制作工艺的残忍而由烧蓝工艺取代。当然,从纯工艺的角度看,两者差距是显而易见的,想象下,光可鉴人的发髻,配上这亚光且富于色彩变幻的点翠头面,那一个个美女是如何的出彩惊艳啊!而烧蓝,本身的釉色不是与发色相得益彰,反有喧宾夺主之虞。

本以为已经失传的手艺,却让我们在老北京胡同深院里有所发现。李家其实是做盔头的,至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接待我们的是李家的长孙李鑫,他是这门手艺的第六代传人,学艺十五年,现在已能独当一面。李家的代,师从上世纪20年代在北京盔头行业中非常有名的“宫中人”,那是早年给皇宫里戏班子做盔头的能工巧匠。盔头也就是传统戏曲剧中人所戴的各种冠帽,过去讲究点的盔头上会用到“点翠”,当翠鸟成为被保护的野生动物后,不能再随便捕杀,“点翠”用的原材料也跟着断了档。后来老师傅们想出用蓝色的绸子代替翠鸟的羽毛,这门工艺也改名叫“点绸”。所以我们刚到时,在李家屋子里到处看到的看似点翠的头面,其实是点绸。当下戏曲舞台上用的也基本是点绸。李鑫说,然而在舞台上,点翠的盔头能随着灯光的变化闪出金属般的光泽,而点绸的就不行。

李鑫的太太小心翼翼地端出了一个纸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个用小塑料装着的传统发钗,待她将它们从小塑料袋取出,一一摆放在铺了白布的桌上时,刚才还有些令人局促的居室,顿时令人哗然惊喜。这的的确确是点翠!我们也算是来得巧,这是他们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刚刚做出来的准备完工的一套盔头点翠头饰,再过一阵就要交付买主了。这样的活儿其实已经很少做了,首先,原材料的珍稀和禁忌,然后是上了40岁就很难再从事这门费眼力的精细手艺活。买家方面不能说少,一些十分讲究的名角,和具有财力的票友,也会寻到这儿来。的确,看着桌上那一抹一抹富有生命力的清亮的蓝,爱美的女性或许都忍不住禁忌,希望特别定制一下,无论是做成头饰,或是胸针,很容易和黑色服装搭配出高贵优雅的气息。

现场,就未完工的部分,李鑫和他的太太为我们演示了点翠的工艺。制作时先将金、银片按设计好的形状制作成一个底托,接着用金丝沿着图案花形的边缘焊接成槽,在留空位置涂上适量的胶水,之后将翠鸟的羽毛巧妙地粘贴在金银制成的金属底托上,形成吉祥精美、华丽喜庆的图案。这些图案上有的还镶嵌珍珠、玛瑙、碧玺、和田玉、翡翠等宝玉石,越发显得典雅而高贵。例如,头饰上的翠钿由金片或银片打造成不同图案的饰物底托,鎏金后将修剪细致的翠羽,按阴阳色泽及颜色深浅分层次排列好,用极精巧的手工,以稠稀匀称的胶或浆铺底,将纤细的绒毛黏贴在底托的图案上,经完善清理,便制作成一件明艳照人的点翠首饰。与传统不同的是,此时所用的翠鸟羽毛,已非“活取”。

如今,李家四世同堂,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在从事这个行当。作为80后的李鑫已经成长为在圈儿里小有名气的师傅。李鑫说:“当年差几分儿没考上大学,依着我爷爷的意思是让我复读来年再考。可是我觉得我们家的手艺应该有人继承,像上大学的艰巨任务就交给我弟弟吧。但说实话我是由衷地爱做盔头,要不然这么孤单的活儿,谁都坐不住。”

文/刘珏评

摄影/纪越中

伊能静家境清贫没留下童年照 狂拍女儿弥补遗憾
产后必学3道火龙果减肥餐
章子怡郭敬明幕后“混搭”拍科幻喜剧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