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贵州3名获救河南矿工讲述经历吃树皮吃到胃

2018-11-30 21:00:02

贵州3名获救河南矿工讲述经历:吃树皮吃到胃痛_河南

■喝地表渗透水■第五天起连吃了两天树皮■体重从140斤锐减到70斤

大河报 梁振廷李岩实习生高瞻展贵州都市报杨君 贵阳晚报田坚

7月13日下午,在贵州晴隆新桥煤矿透水事故中,被困井下25天(604小时)后获救的3名河南汝阳籍矿工被转至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ICU病房进行治疗。目前,3人各项生命指标稳定,但3人的皮下脂肪已消耗殆尽。

13日一大早,在新桥煤矿临时救护点,王圈杰神志清醒后,请医护人员卢维与王圈杰进行了简短的对话,了解到3人在井下的25天经历。

连吃了两天树皮

12日晚11时,赶至新桥煤矿时,在煤矿附近一个简单工棚设置的临时救护点,见到了3名生还矿工王圈杰、王矿伟和赵卫星。

“他们能生存下来,而且远远超过人体正常的生理和心理极限,创造了生命奇迹。”一名医护人员对说。

试图采访3名生还者,医护人员称,他们身体特别虚弱,现在暂时不能接受采访,要给他们充足的时间休息。

13日凌晨4时许,再次来到临时救护点,得知医护人员一晚都没有休息,一直守在幸存者身边。“一会儿这边喊想喝水,一会儿那边也喊想喝水。”据医护人员介绍,救护点的两个房间里陆续传来生还者的声音,他们不断将矿泉水倒在盖子里,慢慢流入幸存者们的口中。

天亮后,住2号床的王圈杰身体好了许多,向医护人员称他饿得很。看到王圈杰神志清醒后,请医护人员卢维与王圈杰进行了简短的对话。

卢维:“你们在矿井下面没吃的,怎么能度过这604个小时?”

王圈杰:“我从被困的第五天起,就吃了两天的树皮。”

卢维:“井下那来的树皮?”

王圈杰:“井下架棚子用的木料的皮儿。”

卢维:“后来为什么不继续吃树皮了呢?”

王圈杰:“吃了两天后,感觉胃疼得厉害,就没吃了。”

卢维:“不吃树皮了,那你后来靠吃什么生存呢?”

王圈杰:“后来就天天喝渗透水。”

皮下脂肪已消耗殆尽

昨天凌晨4时20分,贵阳医学院附属医院消化科杨博士一行抵达晴隆县新桥煤矿,未顾得上休息,他们来到工棚临时救护点,了解3名幸存者的身体情况。

“像这样被困25天后仍能成功获救的情况,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几乎已经超出了人体的生理和心理极限。”杨博士说,靠水生存一般能维持3至7天,而彵

们居然达到25天,这真是一个奇迹。

据杨博士讲,由于长时间的饥饿,3名幸存者的皮下脂肪已消耗殆尽,但他们生命的指标平稳。目前,医护人员已给他们补充水分和电解质等,以增强体能。7月13日上午,赵卫星已经可以吃一些八宝粥和米汤了。

据了解,三人以前体重均在140斤左右,而目前的体重已不到70斤。

由于担心3名矿工获救后情绪激动,救援方把他们和家属暂时“隔离”,未让他们接触。

事故发生时判断准确

王圈杰等3名河南矿工在获救的时间,曾向多名进行救援的人员透露他们在井下如何度过25天的经历。

据王圈杰说,6月17日,他和王矿伟、赵卫星和一名瓦斯检测员在井下400米左右作业。突然,他们在井下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根据经验立即判断出是发生了透水事故,而不是瓦斯爆炸等事故。

正巧,王圈杰等4人所在的位置旁边有一条朝上方行走的分支巷道,王圈杰、王矿伟和赵卫星迅速朝该巷道跑去。而那名瓦斯检测员因为经验不足,朝向下的巷道跑去。3人在呼喊瓦斯检测员时,突如其来的大水迅速吞噬了刚才的工作面,瓦斯检测员再也没有消息。

在这条分支巷道内,王圈杰等3人没有恐惧感,他们相信会有人来救他们。他们将头上的3个矿灯取下,每隔一段时间就轮流用矿灯朝被淹没的巷道口照射一下,发出“生命信息”。巷道内还有许多支巷,环境复杂,他们3人没有胡乱走动,就在事发地坐着,减少活动量,说话也是轻言细语,等待救援。同时,他们所处的巷道通风状况良好,他们还能喝到从地表渗透下来的水。

矿灯点起了生命希望

6月17日,贵州省晴隆县新桥煤矿发生透水事故后,在当地政府部门的组织下,多支煤矿抢险队立即加入抢险救援队伍中。

参与抢险救援的晴隆县隆昌煤矿矿长李兴维是早发现这3名幸存矿工的人,当时他正带领10多名矿工在井下进行抢险作业。

“我们打通了一个被塌方堵住的巷道,勉强从洞中爬过,竟然发现前面有矿灯的光亮。前面是一段20多米长的空巷道,已经被水冲得光溜溜的,人很难站稳,我们朝光亮处爬过去,抑制不住兴奋,发现前面有3个人坐在巷道上。”李兴维说,向他们喊话,虽然几个人的声音微弱,可一个矿工仍能清晰地回答“我们有3个人,都是河南的”。

李兴维告诉,一般的矿灯使用8个小时就没电了,而王圈杰他们的矿灯居然还有电,并通过救援巷道向营救人员发出信号,这说明他们很有经验。

我省救援队队员背出3亾

昨日18时,联系到了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永贵能源开发公司综合部部长高永健。当时,他仍带领抢险队在事发现场实施抢险。

据高永健讲,贵州晴隆县新桥煤矿透水事故发生后,他带领永贵能源开发公司救护大队40多人参与抢险。4天后,河南发祥煤矿救援队、菜子田煤矿救护队共70多人也赶了过来。

高永健说,7月12日11时30分许,李兴维等人在一个斜巷道中发现3名矿工后,永贵能源开发公司救护大队的抢险队员黄永辉、王学林、周维友3人毅然决定深入巷道,实施查看并救援。

“当时,那三个被困的矿工衣服都脏得不像样子了,一见到我们,有一个斜靠在巷道壁上、身体比较好一些的矿工说‘兄弟给我一点水喝’,另一个矿工接着说‘兄弟,我口渴’,还有一个矿工奄奄一息,没有说话。”黄永辉说,经询问,一名体力较好的矿工低声告诉他,能活下来主要是因为“喝顶板水”。

对这3名矿工进行鼓励、安慰和简单护理后,王学林、黄永辉和周维友开始将3个人向巷道口背去。

黄永辉说,要穿过的斜巷道坡度大约30度,巷道已严重变形,宽的地方能并行两人,窄的地方只能爬过去。淅淅沥沥的水,透过顶板淋下来。

“那真是手脚并用,脑子里就一个念头,赶紧把人背出去。”王学林说,当天晚上,累了一天的他睡在床上,才有些后怕。背人时别说塌方了,就是头稍微碰掉块石头挨一下,估计小命都危险了。

据高永健介绍,背出3名河南籍被困矿工的队员中,黄永辉是商丘永城人,王学林和周维友是安徽淮北人。

目前在事发现场救援的,共有4支抢险队,除当地一支救援队外,有3支都是来自我省。Y

7月13日清晨,在事故救援现场,已经工作一夜的一批救援人员返回井上休息。新华社发

盘挂绳
CMMI咨询
全自动农药残留检测仪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